来啊玩手游啊

【JG】【甘波实】此题无解 1

能看到这个修罗场总之我先爆哭!(看到波这么可爱我几乎忘了这个是……)

Cn(H2O)m:


*角色死亡、黑化、ooc预警


*很俗气混邪的三角狗血故事,慎入(其实我只是想写写甘利和实井吵架


 


波多野葬礼结束当晚,实井在自家公寓的楼道里遇上了从始至终都未曾露面的甘利。


确切来说,是甘利坐在他家门前的楼梯口等他。两年不见,甘利看起来颇为憔悴,人也消瘦了不少,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脸更加线条锋利,在昏黄的灯光下落出大片墨色。即便光线微弱,实井还是注意到了他似乎比阴影还要深重的眼圈,眼睛里血丝的密布程度几乎要化作实体滴落出来,想必和自己一样,也经历了无数个无法入眠的长夜。实井默数他脚边散落的烟头数,计算着他等待的时间,而甘利夹着烟似乎也忘了抽,就斜着眼看实井。两人都不发话,直到楼道里的声控灯像被风吹灭的蜡烛,颤颤巍巍地收敛了所有光,嗒地熄了。


黑暗中实井终于出声了:“你过来挺久了吧。”


“算不上,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就耐心还不错。”甘利窸窸窣窣地起身,“我等的两年可比这个久多了。”他不再与实井客套寒暄,直截了当地指了指门,“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


“如果我让你马上离开难道你还真会听我话?”实井掏出钥匙插入锁眼,“门我给你留着,但我讨厌烟的味道,可能要拜托你抽完了再进来。”


闻言甘利的肩膀轻微抽动了数下,鼻腔中不经意地溢出一声嗤笑,和他呼出的烟雾一同很快地消散在了夜晚的凉意里:“以前还真没听说你有这个习惯。”


面临他不加掩饰的嘲讽实井的表情平静如常,但回击却一点都不含糊:“从刚才开始的,不可以吗?”


甘利笑了笑,朝实井随意地摆了摆手背过身不再接话,同样实井也不想搭理他,径直迈步走入玄关,头都懒得回。等到甘利抽完烟进屋的时候,实井已经端正地坐在了客厅里,茶几上摆放刚沏好的茶水冒着热腾腾的白烟,俨然主人待见宾客的正经模样。


“心意领了,我夜间不喝茶,”甘利说,“天生敏感,喝了一晚上都睡不着。”


“是吗?那可惜了,我刻意泡的玫瑰花茶,有安神助眠的作用,”说话间实井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点,牵长的透明细线注入杯中,香气馥郁浓厚,颜色澄澈透亮,“不过也好,你不喝我也省得扔个杯子。”


“哈哈,这么讨厌直接赶我走不就成了,让我进来的话,我踩过的地板你大概都要重换一遍吧?”


“真是说笑了,我怎么会呢?”实井不紧不慢地放下茶杯,抬头向着甘利的脸却是微笑的,“赶你走不正如你愿落人口实了吗?做客人的再不懂事不请自来,做主人的还是应尽地主之谊的。”


“好言论,好久不见,实井先生越来越伶牙俐齿了,”甘利作势鼓了鼓掌,笑容满面地认输,“我闭嘴,反正都说不过你,甘拜下风。”


“不敢当,甘利先生的赞誉我受不住,”实井微微弓身,承让似地颔首,“你不就是有话说才来找我的吗,要是因为我的多嘴让你不敢发言,波多野指不定会怎么责难我不懂待客之道呢。”


听到波多野的名字甘利冰面般完美无缺的笑容终于裂开了一隙狭缝,从那裂缝中可明显窥见悄无声息涌动的暗流,继而那礼貌友善的弧度又像结冰般凝在了嘴角,散发阵阵刺骨的寒意,“你还有脸提他?”


“我怎么不能提了?”实井皱着眉看起来有点疑惑,仿佛真的听不懂他话语里的愠怒与尖锐,“真说起来,我提波多野也应该比甘利先生要更合适吧,毕竟我和他……”


他笑吟吟地直视甘利,眼中尽是冷到骨髓里的甜蜜,“是、恋、人、啊。”


 
甘利把自己的公文包放在腿上,准备在漫长的归国旅途中小睡片刻。舱内冷气调得有些大,空姐柔声细语地询问是否需要毛毯,他微笑地点头并接过。毯子的手感柔软蓬松,带着刚清洗过的洗衣液气味,与波多野常用的是同一款,这份美好的巧合兴许能带给他一个安稳香甜的好梦。


为期三个月的境外学习过得顺利而充实,甘利却觉得着实有点长,如果可以临场反悔,按他的性子他大概根本不会坐上那架出境的飞机。只是当时波多野红着脸将他赶下车,并毫不客气地威胁他如果以任何理由放弃了这次学习提前回国,那么永远有多远就让他滚多远,甘利这才提着行李拖拖拉拉地走进机场大门。


嘛,不过也都怪波多野,表面装得不在意实则关切的别扭简直太犯规了。甘利微笑着调了调坐姿。出国的时候结城本着勤俭节约的优良品质给他订的红眼班机,他看着订单上不尴不尬的起飞时间无奈地想还真是很有魔王一贯的抠门特色。甘利原本打算早些打的去机场在大厅里凑合一阵,没想到波多野知道此事后一脸随意地表示,何必打车,我送你过去不就完了。所以当甘利提着皮箱出门时,波多野已经在他家楼下满脸嫌弃地等他了。夜半时分到达机场,波多野停好车催促他快下车拿行李,甘利看着他夜晚里被灯光镀上温暖色调的柔和轮廓,心中最柔软的某处一动,告别的话语到嘴边就那么毫无征兆地变成了告白。


“呃?你胡说些什么啊?”波多野瞪大了眼,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得通红,“时间不早了你快下去——”


“别推我啊,我还没解安全带……”甘利岿然不动地坐在车座坦然接受波多野的推搡,看着他的反应也觉得有趣,“这儿进去了就是好几个月见不到诶,就这么急着赶我走啊?”


“谁叫你乱说话……”


潮红已经从波多野的耳根蔓延上了脸,像个刚出炉的山芋一样似乎碰碰都能蒸出热气,这样想着甘利便真那么做了:“没有开玩笑哦,”手掌摩挲过波多野的面颊,“对波多野的事我一直很认真的。”


“唔……”波多野咬着嘴唇别扭地别过头,似乎是对他直接的目光而感到不好意思,“不管怎么说现在都不是什么好时机啊……”


“是啊,不仅不是什么好时机,还很赶时间呢,”甘利笑道,“要不要在登机前尝试回答我一下?”


“……你还知道时间不合适啊……”波多野嘟囔了两句,“抱歉啊我拒绝,要是就这么如你愿也太便宜你了……”


“诶诶,我就要走了啊,这次不能让我一下吗?”


“哼,就是因为要走了才觉得更无法原谅了,”波多野红着脸依旧赌气似地倔强地梗着脖子,眼神飘乎地斜向车窗外,“听着,不等你回来后好好地重新再来一次,我是不会答应你的哦?”


他的视线终于落到了甘利身上,与他欢喜热烈的目光撞个满怀,虽然在极力板着脸硬撑,甘利还是在那双反射着暖光的眼底看见了无法掩饰的笑意。


好想快点回去啊……


甘利抱着这样的念想将毛毯裹紧了一分,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中平和地落入深层的睡眠。


历经数月酝酿发酵的思念终于在见到前来接机的波多野时化作了漫溢的欣喜,他笑容满面地快步走向波多野,像只摇着尾巴的金毛犬,浑然不觉这样自己看起来会有多傻气。但波多野似乎看起来没他那么精神,勉强地笑了笑就领路走向停车场,甘利把他的冷淡行为归因于早起的后遗症。


“甘利,我和你商量个事……”在回去的路途中,波多野犹犹豫豫地朝甘利说了今天见面的第一句话。


“好啊,我答应。”甘利说。波多野学生时代的室友神永曾说过他爱赖床并有严重的起床气,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愿意在大清早来接他,他很能理解波多野的今日反常的举动。他想波多野其实大可不必如此踟蹰:即使不知道内容,他的要求他也总是会答应他的。


波多野咬着下唇摇了摇头,甘利开始有些不明白他摇头的意思,这是希望他答应,还是不希望他答应呢?漫长旅途的疲劳和久别重逢的欢喜让他猜了太多想了太多,唯独却遗漏了波多野锁住的眉头里隐忍的痛苦。


“我……放不下实井。”波多野握紧方向盘,对着前方的路面轻声说。


甘利把自己的公文包放在腿上,准备在短暂的回家路程中小睡片刻。公文包里放着他在国外买的礼物,样式素雅的对戒,寓意很俗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送出去,送出去了波多野也一定不会喜欢,可他就是想买。车厢里很安静,只听得到驾驶座上波多野的呼吸,他莫名觉得冷气调得有点大。他合上眼,闻到一臂之外隐隐约约的洗衣液的清爽气息,却依旧觉得自己还昏昏沉沉地坐在飞机上,做着一个不合实际却又无比真实的梦。


 
TBC.

评论
热度(13)
  1. MihaelCn(H2O)m 转载了此文字
    能看到这个修罗场总之我先爆哭!(看到波这么可爱我几乎忘了这个是……)

© Miha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