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郎他那么帅呢

神永一回机关,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神永,你又要被恁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来两针。”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作死!”神永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摔了三好的镜子,吊着打。”神永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摔镜子不能算作死…………间谍的事,能算作死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吸人精气的吸血鬼”,什么“让我去个厕所”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机关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阿药 阿药太太文真是挥之不去……😅

评论(5)
热度(58)

© Mihael | Powered by LOFTER